迪迪迪迪迪迪迪

【照实】演员(1end)

我叫陈秋实,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
到现在没有演过什么主要角色,要说塑造的最成功的大概就是一个“不爱蔡照的人”这个角色了。
我爱他吗?
是的,我爱他。
那为什么要去演一个不爱他的人呢?
你知道隔着“爱”我们两个之间有多遥远吗?
只有爱够吗?
当然不够。
但是如果有好多好多的爱呢?
这是不够的。
蔡照在摄影圈越发的风生水起,从小有名气崭露头角,到现在已经可以准备一场单独的摄影展了。他为此付出了很多,努力了很久。
而我在做什么?
努力的让别人认为我可以演他们的戏吗?
哈哈,原来我还一事无成呢。
越是事业停滞不前我越是颓废,曾经那个有斗志的我去哪里了?谁能帮我找回来。
好不容易在蔡照的牵线搭桥之下给我找了一个男三号的角色,挑战不是很大,然而我却搞砸了。
我的镜头恐惧症好像越来越严重,即使在心里默念一万遍“入戏”我也依旧僵硬的像是一块木头。
最终我自然逃脱不了被骂一顿然后被换掉的命运。
蔡照很好,安慰我,说机会还会有的。
我不理他,拼命地抽烟。
蔡照说要帮我,我也不乐意,推开他让他爱拍谁拍谁去,别在我面前晃悠。
察觉到不对劲的蔡照问我怎么了,我只是说“我不想跟你演了,真他妈累。我压根儿就不喜欢你,要不是想着还能靠着你在圈儿里的人脉我早就不想搭理你了。”
蔡照不相信,拉着我说别骗他。
我还是推开他,表情到位的嘲笑他。
你知道我演技多差,我演得出来吗?
你别开玩笑,这不好笑。蔡照皱着眉,盯着我。
谁有空跟你开玩笑,蔡照承认自己失败有这么难吗?看我不喜欢你,你喜欢的陈秋实其实不喜欢你,这个结论你很难接受吗?
我现在发现其实你没什么用嘛,找的戏一般角色也一般,导演也一般,我好像有的失策啊。
不想再去看蔡照表达着不敢相信与受伤的脸,我捡起自己的外套从蔡照的公寓里走了出去,我尽量让自己走的自然,背部不能太僵硬,肩膀要放松。一直到确定已经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一个大男人哭,有多难看。
但是我忍不住。
我甚至哭出了声,我咬着自己的嘴唇,都流血了也不放开。
你看,在这个世界上我的演技只能骗过一个人,那个人就是蔡照。
我卑劣的用他的爱刺瞎他的双眼,我磨练了一身的演技只为让他心灰意冷的离开我。
我成功了,所以我哭了。
我用眼泪给自己这次的演技一百分,我哭得真难看。
其实我好爱你的。
但是如果离开我能让你走的更远的话,那我就推你一把。
用力到自己支离破碎。



我叫蔡照,一个摄影师。
名气有一些,走的还算不错,最近我就要开我第一个个人影展了。
我很忙,忙着拍照,选照片,修图。还要去场馆看一下装修的进度。
同时我还拖了一个朋友让我认识了一个导演,这样也许可以帮秋实。帮他找一个角色演一演。
酒桌上谈,喝的我快吐了,好话瞎话假话,那些我平时不屑去说的我全说了。只是为了让导演答应我的请求,可能自己现在的确有些名气了,导演让我给他们剧组拍一些宣传照。
呵呵,那必须免费啊,我还得用心的好好给他修片子。
最终当我抱着马桶狂吐的时候朋友过来跟我说事儿成了。
我胃里翻江倒海,可我笑的挺开心的说会请吃饭什么的。
结果,我肠子都快吐出来才找到的这个机会,秋实搞砸了。
不过我不怪他,他最近状态不好。
最近他脾气也不好,总是对我发火,可是我是好男人呀,我包容他。
我说给你拍照吧,也许看多一点镜头能缓和一下。
他推开了我,然后说了很多难听的话,他说他只是利用我,他不喜欢我,现在觉得我没用了打算不要我了。
我不相信,想要拉住他,可是他一次一次的推开我。他说我傻,说我不敢面对,我听着他说,看着他的嘴,听着那些犀利的批判。
最后他跑了,我看着他的背影一直到消失在我面前。
秋实啊秋实,你的演技也需真的应该磨练呢。
我无奈的笑了笑,跑出去找他。
你什么样儿我会不知道?
秋实,我比你自己都了解你。
你看,现在蹲在地上哭的小可怜是谁?
秋实你很明白,你是可以骗过我,但是如果结果是让我离开你的话,只有这点绝对不行。
走到陈秋实的面前,蹲下,看着他有些可怜又有些惊慌的样子,我伸手摸摸他脸上的眼泪。
你走了我怎么办摄影展?
你是我摄影展上所有照片的主角啊。
你看,你的演技真的像是你说的,好烂。
不过没关系,也需你只是不是和这个角色而已,那咱们换一个了。
你好好演一个“爱蔡照的陈秋实”好不好?
哦哦,宝贝你怎么一下子哭的这么厉害,乖乖,摸摸头不哭。


其实台下的观众就我一个
其实我也看出你有点不舍
场景也习惯我们来回拉扯
还计较着什么
——《演员》

(END)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