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迪迪迪迪迪迪

(照实)Double 6

“我保护你。”
……
“别离开我。”
……
“我在。”
……
“别走!”
……
最后充斥着整个空间的是铁链拖拉锁住大门的声音。
睁开眼睛,看到熟悉的上铺床板,陈秋实伸出手捂住脸让自己尽快的从刚才的梦魇中脱离开。
后背凉凉的,像是被冷汗浸透了一样,很久没有梦到过去了,好难受。
陈秋实没发现,他的床边,一个人拖了一把椅子跨腿反坐在上面,双手搁在椅背上,看他睡觉看的津津有味儿的。
蔡照来找陈秋实,不过来的时候人还在睡觉,同住的室友知道蔡照这么一号人最近跟陈秋实关系不错,就表示找地儿坐坐吧,他前一天晚上很晚回来的。
蔡照也不舍得叫醒睡的缩成一团儿的小兔子,裹在白色被子里,露出来的半个脑袋,小金毛睡的乱七八糟的支棱着。
好想摸一摸啊。
蔡先生活动了一下手指,等了有一会儿小孩儿还不醒,习惯性的转动了一下脖子却忘记了脖子上还绑着纱布呢。
皮破了划到了肉,再进去几分蔡照就真是“做鬼也风流”了。
刀够快,心不够狠。
碰上蔡照这种不怕死的?
难办。
被窝里的小兔子好像在做噩梦,翻了个身,鼻息也乱了,紧抿着嘴唇有些颤抖。突然睁开的双眼惊魂未定。他好像没有发现旁边有人,伸手捂着脸,喘息。
蔡照摸了摸脖子上的纱布,说道“做噩梦啦?”
陈秋实转过来皱着眉看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蔡照伸手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嘿!回神儿了!”
“啊?你怎么来了?不是现在几点?不对!不对!我们今天有约吗?”一连串的问题抛出,陈秋实一骨碌坐起来,呀!没穿衣服,赶紧用被子裹上。
陈秋实白的跟豆腐似的,双手撑在身后抬起身体,盖着的被子慢慢的滑落到了腰,露出了胸口的两颗小红豆,下一秒又急急忙忙的撩被子把自己裹上“这个,这个要不先等我换件衣服再说?”意思很明显,大哥你别看了。
蔡照心里乐的跟朵牵牛花儿似的,表面上装的人五人六的样子,伸手摸摸陈秋实的脑袋“干什么?都男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又不是姑娘。”
难得,小兔子炸毛了,眼睛一瞪他强调“你才姑娘!”爷很爷们儿的好吧!
说着干脆一撩被子,穿着条小内内就下床找衣服去了,衣服放在旁边的椅子上,陈秋实撅着个屁股去勾,抓过牛仔裤先穿上,左脚右脚然后一提,蹦跶一下,穿好了。
“卧槽!”身后蔡照叫唤了一声,然后一阵兵荒马乱。
陈秋实毛衣才刚套了一个头,转头就看到蔡照站了起来,抬着头捂着鼻子。
流鼻血了。
五分钟后……
陈秋实拿着一块冷毛巾给蔡照敷,蔡先生两只鼻孔都塞着纸巾,嘴角向下瘪。
“把手洗一下吧。”装了一盆水,陈秋实拉着蔡照沾了血的手放在里面给他洗洗“太搞笑了。”搓了搓蔡照的手心陈秋实忍不住的大笑。
“这两天太干了而已,上火。我是上火!”蔡照带着超级鼻音强调。
“哦,上火。”陈秋实继续给洗手手,上火就上火,发什么脾气。
蔡照想简直是日了狗了,怎么他妈鼻子一热这血就流出来了?!
陈秋实不就是白,皮肤不就是好,腰不就是细,小屁股不就是翘,腿他妈不就是长嘛?!
有必要吗!
有吗!
蔡先生生无可恋脸的看着站在自己身边认真给自己洗手的陈同学“你室友说你昨晚很晚回来,现在外面不安全的,你小心着点儿,知道不?”
“我一个男的有什么好怕的?你还是关心一下你吧,鼻血先生。”陈秋实帮蔡照擦干净手,端着盆去倒水。
坐着捂着毛巾,蔡照将刚才被陈秋实洗干净的手举到自己面前看看。
蔡照的手很大,十指修长骨节有力,一双漂亮的手。握着照相机的时候尤为的有魅力。
捏紧了拳头,然后松开,蔡照突然想要触摸一下那皮肤的感觉。手指游走在上面的时候,不知道滋味如何。
“对了,你受伤了?”陈秋实回来坐在床边跟蔡照面对面,微微往前探了探“怎么伤在脖子上?”
“被猫抓的。”蔡照拿下毛巾,自己摸了摸纱布“太可爱了,就凑上去想要抱抱,结果忘了野猫不比家猫,脾气坏的很。”
又拿掉塞鼻子里的纸巾,恩很好,止住了。
照照又变回帅帅的了。
“猫啊?就是这样啊,看着软软的,骨子里可傲娇了。”陈秋实摸摸他的纱布“只有他愿不愿意理你,在他们的眼里我们永远都是【愚蠢的人类】,他们其实很难驯服的。”
“挺了解啊,你以前养过?”蔡照眯了眯眼睛,他享受陈秋实对自己的亲近“可我以前也见过他几次,下手还是这么不留情。”
陈秋实点点头,他以前养过一只猫,黑色的小小的。捧在手里一团软,心情好的时候围着你咪咪咪求摸摸,发脾气的时候抬爪子就抓没得商量。
“你得有耐心,足够的耐心才能让他对你放下戒心。他们很敏感的,只有足够的安全感才可以。”陈秋实抬起头看蔡照“当然最安全的还是应该经常给他们剪剪趾甲什么的,不过既然是野猫什么的就还是离得远一点吧,万一有什么细菌就不好了。”
“好。听秋实的。”蔡照回答。
少年微微仰着头,凑近他,看着他。阳光正好,温柔的亲吻在他的脸上。蔡照抬手用手指摸了一下陈秋实的脸,划到他耳朵的时候轻轻捏了一下。耳垂小巧,有点凉凉的,蔡照摸着他左耳的耳洞摩挲了几下。
“怎么了?”陈秋实有些不解的歪了下头“我耳朵怎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觉得秋实也好像猫咪。”蔡照说着大力的揉揉这颗金色毛脑袋“好了说正事儿,我今天来找你是想问问你有兴趣再做一次我的模特吗?我想拍一组照片儿。”
“可是我镜头恐惧症啊。”陈秋实抓抓头发,有点为难的样子“你想拍什么样子的?我看看我有没有同学可以拍吧?”
蔡照弯腰捏住陈秋实的下巴“不,就你。”逆着光,蔡照脸上的表情染上了一丝意味深长“秋实,我只要你。”
镜头恐惧症吗?
在镜头下我会拍出最真实,最自然的你。放大所有的细节,你依旧美如画。定住某一个特写,你知道我能懂你想要表达的情绪。
我蔡照,可是专业的。
最终陈秋实自然是答应了,蔡照心满意足的插着裤兜跟着陈秋实跑去学校食堂吃饭去了。
在食堂,蔡照简直备受瞩目。很多人看过他给陈秋实拍的照片,也有相当一部分人知道摄影圈儿有名的他,他就这样大大咧咧的坐在陈秋实的对面,伸着筷子夹陈秋实碗里的胡萝卜。
“挑食不是好习惯,胡萝卜多营养。”一边说一边往自己的嘴里放,一个两个三四个。
“我本来就不爱吃,打菜的阿姨没听清楚。”陈秋实表示自己连筷子都不想去碰这橘色的东西,看着蔡照夹走。
“啧,傲娇。”蔡照嚼吧嚼吧嘴。
“就是这么傲娇!”陈秋实嘟嘟嘴,往嘴里扒饭。
吃完饭,两人散歩在午后的学校操场边。角落里,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偷偷看着。
他紧咬着牙好像随时都会冲出去一样。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你是我的!我的!”
他咬牙切齿的说。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