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迪迪迪迪迪迪

(照实)填空题(1end)







《填空题》

 

“蔡照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怎么样?”

“秋实……我觉得我们还是做哥们儿比较好。”

 

陈秋实已经在家里翻箱倒柜的找了好几个钟头了,他在找自己以前那件带星星的白衬衣。今天是蔡照摄影展的最后一天,终于停止纠结的陈小爷还是打算去会会蔡先生。

只是这么多年了,那件衬衫好像真的找不到了。

算了。

放弃了的陈秋实,穿着一件红色的格子衬衫,挂着自己喜欢的五角星项链,脸上戴着一副圆框眼镜儿出门了。

蔡照的影展办在了一个大型的展览中心,门口有专门人员负责检查邀请函。而陈秋实一摸口袋,啊呀还真没带。

刚想感叹一句“天意啊~”准备就这么打道回府的时候,门口的一个工作人员走上前,礼貌地询问“请问是陈秋实陈先生吗?”

陈先生懵逼的点点头,你咋知道我叫啥?

“蔡先生有指示过,如果您来了请直接进场。”

“指示?”陈先生莫名,蔡照儿你丫啥指示了点啥?

工作人员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蔡先生跟我们说过有这个可能所以事前有给我们看过您的照片,没有关系,您可以直接入场。”

“……”

有这个可能?!有可能你妈个哔——

陈先生内心竖了一个大大的中指给蔡先生。

不再去理会那几个工作人员憋笑的脸,陈秋实抓了一下自己的衬衫下摆走了进去。

 

……

“呀蔡照儿蔡照儿!我电影票儿呢!”

“你没带吗?好好找找。”

“啊啊啊啊!难道忘在刚才的咖啡店了?”

“我帮你拿着呢!走的时候就知道看手机,德行!”

“你他妈不早点拿出来!吓死爷了,快快快,要开场了我们快点进去。”

……

 

进走这个展览中心,非常的大。里面被分割成了几个不同的区域,白色的墙壁上,陈列着大大小小的摄影作品。里面正在参观的人都非常的安静,偶尔走过一张照片,偶尔在一张大幅照片前驻足。

他们都很认真,细细品味着每张照片摄影人给他们讲的故事。

接过接待人员递给自己的展览简介,陈秋实翻开到介绍摄影师的那一页。

 

[一个不再玩世不恭的摄影师,一个寻找自由的摄影师。]

 

陈秋实笑笑,又翻了几页,里面是蔡照一些游记的摘录跟一些照片的介绍。合上手上的小册子,看看封底的那张照片,一片落在地上的梧桐叶。将册子插在裤子后口袋,陈秋实认认真真的从第一张照片开始看起。

 

摄影师想要表达的东西都在他的照片中,我们只要静静的看,仔细的想,认真的推敲,你总会知道。

 

面前是一张巨幅的照片,一片海,波光粼粼占据了整面墙。陈秋实看着,感受着蔡照曾经说过的包容感。

 

……

“难得啊,你也有不开心的时候。”

“我也是个人啊,会难过很正常。”

“你难过的时候为什么喜欢来海边?”

“大海,会给你一种包容感,他巨大,无边,延伸到你看不到的地方。”

“文艺味儿,听不懂!”

“他接受各种情绪,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最终都转换成一股股的海浪,带着他特有的味道扑到你的面前,洒你一身海水告诉你没什么大不了的。”

“早说嘛~以后你不开心爷就往你脸上喷水好了!保证你所有的负能量退散退散!”

“破坏气氛,干你丫的!”

……

 

接下来的这张照片陈秋实见过,是蔡照很久之前拍的,那个时候他俩还玩儿的很好呢。

 

……

“你还要拍多久!你到底给你给我喝!”

“喝了破坏美感,等会儿等会儿,再来一张。”

“蔡照儿你把西瓜汁还给我!!!”

……

 

一个马头的头套。

一个白色的面具。

一副黑色的圆框墨镜。

一条辛普森领带。

一根白色的围巾。

一个背包,一个拉杆箱。

两个玉扳指。

一台镜头碎掉的尼康照相机。

这一系列的照片都是黑白色调,一张张的照片都没有名字。在这一区的简介上,摄影师本人是这么写的:

[玩世不恭年少轻狂,抵不过那个让你想要安静下来的念头。]

“那个拉杆箱明明是我的,你居然都没有还给我。小气照!”

陈秋实在那个区域待了很久的时间,只有他一个人,每张照片他都仔细的看,每张照片上其实也都有属于他的故事。

别人不知道,可他是陈秋实啊,怎么会不知道呢?

 

世界各地的风景,在蔡照的照相机下体现的淋漓尽致。光明美好,落魄沉重,在他的照片中都栩栩如生。蔡照很特别,他总是能从一个不一样的角度来感受,他的感受有的时候也很特别,非本人不懂。

 

……

“本来彩色的多好看,看啥弄成黑白的。”

“体现悲伤。”

“伤你妹!”

……

 

看到小矮子的照片出现的时候陈秋实还有些惊讶,那个时候小小一团的小矮子就好像是很久远之前的事情,现在都长成大矮子了。

一个蹲坐在地上挺胸抬头的小矮子照片,下面的小牌子上写着:

作品名《小矮子》

摄影:蔡照

 

……

“你干啥干啥!小矮子是猫你把它当狗训练是怎么回事儿?!”

“开发潜能知道不?你等愚蠢的人类是不会懂的。来小矮子,左爪子握握手。”

“你他妈好像有病!”

“喵~喵~喵~”

“卧槽!小矮子成精了!”

“也不看看谁教的,蔡老师有没有?陈同学下次好好学学,看看这被挠的一手爪子印儿的。”

“喵~~~”

“我要跟小矮子撕逼!你们俩居然敢嘲笑我!”

……

 

身边经过的人好像看的很满意的样子,他们小声的讨论说蔡照很有才华。陈秋实嘟嘴,蔡照儿何止是拍照很有才华他还会唱歌呢!

你们没听过吧?

我可以听过,可好听了!

 

……

“有一天我也会在舞台上释放自己。”

“必须的!加油!”

……

 

转过一个拐角,这面墙上的照片吸引了陈秋实。

五张照片。

北京的故宫,开普敦的好望角,巴西的拉克伊斯·马拉赫塞斯国家公园,巴黎的塞纳河,韩国的南山塔。

这些照片的中间都被镂空了,一个正正好好的正方形。你能看出这是什么地方,但却又空白一片。

作品名《填空》

摄影:蔡照

“这就是摄影师的浪漫。”身边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人开口说道“照这些年去了很多的地方,他不让别人跟着,自己一个人背着个包拖着个行李箱就走。回来的时候带回来好多的照片,不过他好像并不是很开心。他说没有一张照片是完整的,就像是你现在看到的这五张不过是他总多镂空照片中的一小部分。”

陈秋实看着这个女人觉得自己好像不认识这么一号人,职业女性什么的看着的确很有距离感。

“别看了,你不认识我,我是照的助手。叫什么你也不用在意。”女人优雅的跟陈秋实侧了一下身“我只是来带个路而已。这边请。”

陈秋实被对方的气场镇住了,点点头跟着她走到了一扇门的面前。

“这是他特别为你准备的,整个场馆最神秘的地方。”女人点点旁边的牌子“给你一个人的作品。”

 

作品名《陈秋实》

摄影:蔡照

  • 注:非陈秋实本人请勿入内。

 

“里面如果全是我的照片儿我觉得我会报警的。”陈秋实很认真的说。

“照说的对,你真好玩儿。”

啥玩意儿?!

你才好玩儿!你全家好玩儿!

嘟嘟嘴,陈秋实推开门走进去。

一间黑漆漆的屋子?身后的门被关上了,陈秋实左右看看,等到眼睛适应了里面的光线之后陈秋实才发现这不是一间黑屋子,里面也没有他的照片。里面……全是星星。

四面墙上,地上,天花板上,全是星星。仔细看会发现整个星空都是大小不一的照片拼成的。陈秋实感觉自己置身在银河宇宙中一样,简直神奇。

伸手小心的触摸着照片上的星星,或大或小的,星星点点,都在散发着自己的光芒。

微小却不渺小,耀眼却不刺眼。

“摄影师的浪漫?”陈秋实喃喃“这个摄影师真浪漫。”

 

“秋实。”

 

时过五年的时间,再次听到那磁性低沉的嗓音喊自己的名字,陈秋实恍惚了。

 

……

“秋实。”

“干嘛?”

“秋实。”

“说干嘛?”

“秋实。”

“你要干嘛?”

“秋实。”

“蔡照儿你有病啊!”

“只是觉得你的名字很好听。”

“……蔡照儿你真他妈有病。”

“那秋实你有药吗?”

……

 

“喜欢吗?”

蔡照穿着正式的西装三件套,黑色的,走到他的面前。脸上还是那副圆框的墨镜,嘴角扬起的弧度还是很容易让人心动。

他问“秋实,喜欢吗?”

陈秋实点点头,看着墨镜反光中有自己有星星,笑了。

“牛逼啊,这么多年不见了,真是牛逼。”陈秋实说。

“对啊,这么多年,五年了。”蔡照回答。

“你不怕我不来吗?那这些给谁看?”

“你从不让我失望。”

“可当年你却让我失望了。”

“秋实,重新开始好吗?”

“我凭什么要答应?蔡先生哪儿来的自信呀。”

蔡照笑着上前轻轻拥抱住陈秋实,陈秋实最喜欢拥抱这个他一直没忘记“我离开了你,五年,人生走过很多的地方,却始终空白了一块。一开始我还没有察觉,等我发现的时候才发现那个空白越来越大,大到没有你根本填不满。我从前觉得没什么事儿能让我后悔的,真的,但是我后悔了整整五年。我不止一次在想,如果是你跟着我去这些地方,我一定会更快乐。我也不敢想,在我拒绝你之后,你还会不会原谅我。”

“不会。”陈秋实推开蔡照“我不会原谅你的。”

蔡照有些无措的站在那里,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

“秋实……”

“蔡照你他妈闭嘴!”陈秋实摘下鼻梁上的眼镜指着面前的男人“你知道吗?我那个时候我第一次对一个男人表白然后他妈直接被拒绝的时候我啥心情吗?你走的多潇洒啊,留下我一个人变傻逼,这傻逼他妈还会上瘾!一傻逼傻了整整五年,脑子抽了才会过来看你这个破展览。一屋子星星怎么了?一屋子星星就能填满我这傻逼的五年吗?!你他妈松开!”

蔡照上前紧紧的抱住陈秋实,将他的头按在自己的颈窝,感受那些微的湿意“对不起,对不起。这三个字虽然没什么用但是还是对不起。”怀里的哽咽让蔡照的心抽痛“我能弥补的,我可以的。你忘记了吗?我是小完能啊,为了你我可以无所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吧,秋实。”

在蔡照怀里忍不住笑出了声,陈秋实侧着头揉着眼睛轻轻的拉开跟蔡照的距离。

“小完能是吧,行,看在小完能的面儿上我给你一个机会。”陈秋实双手环在胸口对着蔡照抬抬下巴“蹲下手抱头唱首征服我就原谅你。”

蔡照看着眼角还有点红红的男孩,嘴角忍不住的上扬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笑起来的陈秋实最好看,眼睛里面的星星最亮。

怎么就舍得离开他呢?

舍不得啊。

空白了五年,用一辈子填。

 

名为“陈秋实”的这道填空题,蔡照要花一辈子来完成。

 

整个摄影展就是蔡照的一封情书,至于落款署名?

不是写的清清楚楚的嘛。

“非陈秋实本人不得入内。”

蔡照的心里从此住入了一个人,成了一个家。

 

……

“蔡照儿蔡照儿,我好无聊啊,带我出去玩儿!”

“好啊,去紫禁城吧,今儿下雪了。”

“好啊,对了你知道吗?下过雪的栏杆是甜的。”

“真的吗?”

“真的真的!我怎么会骗你呢!”

……

(1end)


评论

热度(25)